關於部落格
三千微塵裡,吾寧愛與憎
  • 27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SD】消失 (5)

流川站在一扇大門前,舉起手按下電鈴,門內傳來一陣腳步聲。 流川向前來開門的師母打聲招呼,師母笑笑點頭便帶他進去。 櫻木翔看著父親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,他開口問「拔拔,你不想去嗎?」 「我沒有不想去,只是要去見那麼多年沒見的人,讓我覺得有點麻煩。」櫻木停下來看了孩子一眼又開始向前走。 「會嗎?拔拔,你不覺得很好玩嗎?」小翔笑笑的說。 「好玩?一點也不覺得好玩,翔,若讓你乾爹知道我今天去見這些人,恐怕會很生氣吧!」只要想到『他』的反應就覺得頭大,唉,真是的。 「噢~那倒是...那怎麼辦?」其實他們心裡也很清楚,不用他們主動說明,『他』也會知道,『他』都會派人跟著他們,他知道這是在保護他們但連帶的是沒有任何隱私可言。 「你答應的,不是嗎?還問我...」櫻木瞥了小翔一眼。 「...」頓然無語。 「拔拔,我想去看你以前住的地方,好不好?我記得就在這附近,我有聽乾...」小翔說到一半看到拔拔的臉色一變,就立刻住嘴。 「小翔,現在我不太想去,改天有機會我在帶你去看好嗎?我們先回飯店吧。我記得那附近有家不錯的蛋糕店,我們就去那裡....」櫻木立刻轉換語氣並且帶開話題,他知道小翔有看出來,但現在還不能回去,雖然有『他』的幫忙,但還是不夠,而且那些人也應該還沒放棄找他才對。 小翔點點頭附和,他知道他踩到最不應該踩的地雷,從有記憶以來,就知道拔拔最不喜歡別人提到兩件事情,一是這裡的事情,二是他母親,這是禁忌,他看過乾爹跟拔拔為這兩件事情吵架,之後的冷戰持續都會很久的,還是乾爹受不了拔拔的冷言冷語,才跟拔拔低頭道歉,拔拔也還不見得會接受。這一兩年他從乾爹和拔拔爭吵字句中,拼湊出一些真相,只是有些東西還是沒辦法得知,他記得三歲之前曾經問過拔拔『媽咪在哪裡』,拔拔都會一臉悲傷看著他接著緊緊抱住他,一直在他耳邊跟他說『對不起』,乾爹就在一旁抱著他們說『小翔,你還有我們阿』,或許是拔拔的悲傷的臉孔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裡,所以潛意識下他就不再提起這件事了。看著拔拔講得興高采烈的樣子,他心裡暗想一定要保護住拔拔的笑容,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他的。 流川跟安西老師和師母再次道別後,轉身走出房子,他想到『他』住的地方去瞧瞧,打算去坐電車到那裡,腦海裡反覆出現全是安西老師講得那些話,他知道『他』走後,老師很失望,在老師心中『他』是個資質很好的球員,很值得栽培,甚至他在剛剛才知道老師竟然還計畫要讓他們兩個成為最佳拍擋,但沒想到『他』會在那時候放棄籃球。 下了車,他記得在這十字路口向右轉,右轉之後直走,就是這裡直走,然後在下個路口再右轉,等等,剛剛路口的另一個方向,他好像看到有一個像『他』的男人,還抱著一個孩子,他想確定他有沒有看錯,馬上往回跑,跑到那裡時,繞著四周看都沒看到人影,彎下腰,雙手扶著膝蓋,喘口氣,應該看錯了,『他』怎麼會出現在這裡,難道『他』回來了嗎?但洋平說沒有呀,而且又怎麼可能抱著一個孩子呢,緩緩地抬起頭看一眼天空,深深吸口氣,慢慢往回走。 他真的很想『他』,真的。 「拔拔?」小翔疑惑看著櫻木突然抱起他躲到巷子裡,不到一會兒,就有一個黑髮的男人站在巷子口附近左右觀望,像在找什麼人似的。 「噓!」櫻木一隻手抱著小翔,另一隻手的食指比著嘴唇要小翔安靜,他沒想到竟然會這裡遇見他,他...回國了。 「你看到『誰』了嗎?」從剛才到現在頭一直是低著看地上,心不在焉,根本不像以往的洋平,難道是『他』…也只有『他』才會讓他這樣吧… 「沒有。」頓一下,瞄一眼緊黏在身旁的男人,又繼續邁開步伐,也曾拜託男人幫他留意櫻木的消息,男人消失一陣子,再次出現時候搪塞幾句話,說:『櫻木很好,不用擔心』,想繼續問,男人卻在這時候提出要求代價,其中一個代價就是像現在這樣,其餘的男人未提,一臉皮笑著說還不是時候,這時明白了,男人沒這麼好心幫他,真是又替自己惹到一個麻煩。 「是嗎?」看來『他』真的回來了,躲成那樣,洋平還能碰見『他』。 洋平知道男人的視線緊盯著自己看,他還是不想透漏半句,畢竟他還是覺得能再一次看見櫻木,就像夢一樣,怕說出來,夢就醒了,不知道今晚是不是會如期赴會?會吧,那孩子都說要來,櫻木會來吧,只能相信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